界河之祖- 第865章 面目全非

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閆三公子 書名:界河之祖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zslsag.tw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不過楊煌也覺得小石說的有道理,這個尸體是被燒死的,那么可想而知,一定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住了秦麗的胳膊,認真地對她說道:“秦麗,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看了,你在外面等著就行,我和秦兄一起去看。”

    秦麗微怔,她很少見到楊煌這么正經的樣子。經過這么長時間以來的相處,她已經明白了,楊煌如果突然變得這么嚴肅,那么他一定是非常認真地在說這件事情,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成分。

    于是,秦麗還是點了點頭。秦綺看到秦麗聽話了,便也放心了。再怎么說,秦麗都是個女孩子,萬一真看到了那么可怕的尸體,一定會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先去看看尸體,麗兒你在外面等著,一會兒我和楊兄回來,一起詢問這個乞丐。”秦綺吩咐道。

    秦麗點了點頭,“你們兩個人也……不要看的太仔細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實,她的心里當然還是害怕的。尤其是一想到這個人在臨死之前,一定經歷了極大的痛苦,她的心里就更加難受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吧。”秦綺伸手在秦麗的腦袋上摸了摸,便和楊煌一起往里面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小石為他們帶路,在破廟的里面的一個角落里,有一個用草席蓋著的尸體,還沒有走過去就已經聞到了一股什么東西燒焦的味道,還夾雜著一股非常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而尸體的旁邊還站在兩個仆人,他們的臉上帶著白紗布,非常敬業,站得筆直。

    “少爺。”二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們了。”秦綺聞到那種味道,眉頭已經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楊煌已經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他現在無比慶幸,幸好自己剛一睡醒就被他們給帶過來了。

    萬一真是吃過了早飯再過來見到這種場面,恐怕他現在就能吐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楊公子,戴著這個吧。”小石遞給楊煌和秦綺一人一塊白色紗布。

    秦綺連忙接過紗布,立刻戴著了自己的臉上。雖然紗布也不是完全管用,但是也

    比剛才好了一點。

    “這尸體有家人來認領嗎?”楊煌一邊往自己的臉上戴著紗布,一邊問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為止還沒有。”小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死者是男人還是女人呢?”秦綺的目光落在草席上,心里想著,幸好沒有讓秦麗進來,這絕對是一個非常明智的決定。

    “是男人。”小石說道,“昨天晚上的是個婦人,有家人。”

    秦綺點了點頭,深吸一口氣,好像是給自己做了一個心理疏導。然后,轉眸看向了楊煌,楊煌也做好了準備,沖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掀開吧。”秦綺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少爺。”其中一個仆人伸手一下子就掀開了草席,一股非常惡心的味道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秦綺看到了那個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的人,那個已經不能稱之為“人”了,因為只能大概看出來是一個人形,全身都變成了焦黑色。

    他覺得自己的胃口此時正在翻涌著,再多看一眼恐怕都要吐在這里了!

    “楊兄……”秦綺覺得自己的身體可能已經到極限了,多說一個字可能都要被那股味道給嗆死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伸手拍了拍楊煌的肩膀,示意他自己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,秦兄。”雖然楊煌此時胃里也非常難受,但是還在他可以忍受的范圍里。

    可能是自小在山上修煉的時候,也見到過不少腐爛的動物尸體。而眼前的這具尸體,雖然氣味惡心,但是楊煌還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少爺,您沒事吧?”小石一邊扶著秦綺往外走,一邊關心地問道。

    秦綺擺了擺手,捂著自己的嘴巴,大步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。剛一走出來,就摘掉自己的面罩,跑到一個大樹下,吐了出來!

    “哥哥!”秦麗連忙跑過去。

    而楊煌這會兒還在面對那具尸體,他皺著眉頭,目光落在尸體上,想要尋找一些線索。

    那具尸體的身體已經變成焦黑色的了,衣服也全都燒爛了,即使有什么

    線索,恐怕也全都燒光了吧。

    可是楊煌的直覺告訴他,這具尸體肯定有問題。因為,剛才聽秦綺說過,這個人在死之前還是有些意識的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之前的那些死者,在被人發現的時候,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。又或者是,死者在臨死之前根本都沒有機會留下線索就被燒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緩緩下移,忽然眼眸一亮!

    楊煌看著死者的手指,發現小拇指的一小節手指并沒有完全被燒焦,但也一些被燒爛了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這里,忽然間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!

    這一小節被燒爛的小拇指里的肉,有些紅色的地方,但是有些地方也變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楊煌的眼眸透著一絲疑惑,覺得有些奇怪。如果這個小拇指里面的肉也被燒焦了,那么為什么還會有些一些紅色的肉呢。

    他又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下這個小拇指的外面,雖然外面有些熏黑的痕跡,但是卻沒有完全被燒焦。

    那既然連手指的外面都沒有燒焦,里面的肉怎么可能會變成黑色的呢?

    楊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一節小拇指上面。

    “找來仵作了嗎?”他忽然問那兩個手下。

    “沒有,因為和之前的死者一樣都是被燒死的,所以就沒有再找來仵作。”仆人如實相告。

    “現在立刻找來一個仵作,要快!”楊煌認真地說道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仆人愣了一下,立刻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等楊煌走出來的時候,他立刻摘下自己的面紗,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。

    他看到秦綺和秦麗坐在院子里的石頭上,而秦綺的臉色似乎不太好。

    于是,楊煌連忙走過去,對秦綺說道:“秦兄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秦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煞白了,微微搖了搖頭,“讓楊兄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秦麗手里拿著一個水袋,是從小石那里要來的,“死螞蟥,你也喝點吧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


长期公开6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