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子倆的穿越日常- 第二百四十三章 回山

類別:科幻小說 作者:最愛喝椰奶 書名:父子倆的穿越日常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zslsag.tw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關排長就道:“那就好,要吃完了,再來過來領嘛。”看了眾人一圈兒,又對猛叔說:“咱人民子弟兵,就是為人民群眾解決困難的,徐村長,要村里還有什么困難,就直接來這邊找我,我這邊看著想法子給解決,千萬別跟我們客氣。”

    猛叔臉上的笑就比較勉強了:“不客氣,肯定不客氣。”然后他就背上一個裝滿食物的背簍,二子也趕緊拿了一個背著,趙保國就直接拎著那睡袋裝的食鹽甩后背上扛著走。

    關排長就笑:“不客氣就好。”然后再看他們一眼,扭臉又沖那勤務員道:“丁昆,去安排兩個士兵,護送徐村長他們回村,務必要保證他們安全。”

    看這大背簍大包的背著扛著,萬一遇著什么豺狼虎豹,連跑都跑不快。

    猛叔唬了一跳:“不用了,真不用。”

    關排長笑著:“要的要的,咱這邊可是在山里頭,山路難走,也不安全,我這可不是嚇唬你們,昨兒下午還有群野豬沖出來禍禍呢。”

    猛叔心說他不是哄我的?二子是真嚇了一跳:“有野豬啊?”好懸他們來時沒碰著,不然一群野豬沖過來,估計除了趙保國能跑了,他跟他爸不得涼?

    至于趙保國就比較淡定了,別說是野豬,你再來個狼群,那也不會傷害他呀。

    猛叔這會就不推辭了:“那就……麻煩關排長了。”

    關排長就笑了:“都是職責所在嗎。”他是真沒說謊,昨兒是有群野豬跑出來了,不過當場就被巡邏兵給解決了,然后差不多一千斤野豬肉,大食堂給燉了吃,把底下那些士兵給樂呵得,晚上有好些都連跑了幾趟廁所,油水太多,這猛一時不能適應大犖,拉肚子也正常。

    上頭擔心還有其它的野獸,所以今兒又派人出去清理了。

    他這……也沒說謊嘛。

    關排長就送他們出了大院圍墻,勤務員已經領了兩個高大的士兵在那兒等著了。

    倆人又寒喧兩句,關排長再交代兩個護送他們回村的士兵幾句,來時三人回時五人,就往回走了。

    食鹽還是他們三人背著的,兩士兵就一路護送著,前頭一個開路,后頭一個斷后防守。

    路上還歇了兩回腳,二子就湊到趙保國身邊,低聲問他:“真不行哪?”

    趙保國愣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他問什么,不免無奈:“別想了,要成我早弄出來了,還能等到現在?”

    二子就一臉失望,嘆了一聲又轉回去。

    趙保國就看看他,也沒說什么,畢竟不行就是不行,巧婦還難為無米之炊呢,何況是他。

    歇了一陣又繼續趕路,等到家時,已經是八點多了,這會天已經暗下來好一陣子。

    把食鹽卸到倉庫里,猛叔捶著腰擦著汗:“先擱這兒,明兒早上開會,再分。”

    趙保國道:“那我回了?”

    猛叔擺擺手:“回吧回吧,這兒也沒啥事兒,累了一天趕緊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趙保國瞧了那倆士兵一眼,琢磨著猛叔不能叫人半夜趕回山谷去,然后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猛叔客氣的對倆個士兵道:“倆位同志,晚上跟我家二子一塊兒擠擠?”

    倆士兵對視一眼,道:“徐村長看著安排,我們沒什么要求。”

    趙保國回到家,他爸媽還沒睡,搬了凳子坐在窯外納涼說話,手上大蒲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扇著風,扇來的還是股熱浪。

    湯國容看見兒子回來,把手上蒲扇往男人懷里一扔:“回來啦,媽給你拿飯去。”然后轉身就去了灶棚。

    趙保國看他爸坐著扇著扇,就笑:“這玩意兒哪摸出來的?”

    趙二牛道:“家里的可沒帶過來,你媽問你姥家拿的。”他又問了問部隊那邊的事情,趙保國也簡單跟他說了說。

    湯國容端著飯過來問他:“在這兒吃還是回屋吃?”

    趙保國把碗接過來:“外頭還涼快些。”屋里悶得慌,要一家人一塊兒吃,說說笑笑的不覺得,就自己一人兒吃,沒那個必要再去支什么桌子,麻煩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她又去搬了個凳子來坐著,拿回蒲扇給兒子扇著風,然后聽這爺倆兒說話。

    趙保國跟她說:“媽你給自己扇,我這不用。”

    湯國容道:“沒事兒,我這也扇得到一點。”

    趙保國就不多說了。

    吃完飯湯國容把他碗筷拿過去洗,趙保國本來是打算自己洗的,結果被她給攆去洗澡:“就一個碗不費事兒,你趕緊去洗洗,一回來我就聞到了,那一股汗臭味兒。”

    得,被嫌棄了。

    趙保國進窯時順便把凳子也給拎回去,然后再進屋把換洗衣裳找出來,古威見他進來:“回來啦?”

    趙保國唬一跳:“沒睡呢?”

    古威:“誰睡那么早呀?”

    趙保國道:“村里人都睡這么早,也就你們夜貓子一樣。”

    古威嗨了聲:“那不是作息不一樣嗎。”

    “這半年了還沒改過來?”

    古威:“咱年輕人,精力足嗎。”

    趙保國拿著衣裳出去:“成,您慢慢足著,我這洗澡去了。”

    洗完澡再陪爸媽說會兒話,等散了各自回屋睡已經是九點過了,之前還振振有詞說著自己年輕精力十足的古威,這會兒都鼾聲如雷了。

    趙保國一覺睡到大天覺,起來時發現昨兒夜里下過雨,外面地面還濕潤著,走上去鞋印子都能印出來,他站在窯洞口深深吸了口氣,再緩緩呼出去,覺得空氣很清新,聞著就叫人愜意。

    他媽在灶棚里忙活著給麥子去殼,他爸早就不見人影了,他過去灶棚瞅了一眼,然后接過他媽的活幫著:“爸呢?”

    湯國容就說寧大嘴家的廚柜腳給螞蟻蛀空了,叫他爸過去看看。

    趙保國聽了無語:“這有啥好看的,再把其它三個腿兒給鋸了,不就平了?再不成墊塊兒磚也成。”

    湯國容就道:“就你聰明,人想不到啊?那不是你寧叔家沒工具嗎,那螞蟻蛀過的柜腳兒,坑坑洼洼的,要墊塊磚也得先鋸平了才能墊。”

    趙保國也沒跟他媽爭什么寧叔家沒帶鋸子,總不可能他們山上人所有人家都沒有,只他一家有帶這個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沒必要不是。

    


长期公开6肖中特